漢藏教理院的禪宗教師本光法師傳略
    本光法師俗家姓楊,名乃光,出家后法名本光,號廢明,屬馬,清代光緒三十二年(1906年)出生,四川省平武縣人。他的父親為川北名儒,素為鄉里所敬重。本光自幼循序就學,以家學淵源故,亦長于國學及文史。民國十三年(1924年),本光負笈北京,考入北京大學歷史系。師長是蔡元培、錢玄同、李大釗、陳獨秀、魯迅等,史學家·顧頡剛當時還在系里當助教,跟他是好朋友。校外的好朋友有當時尚未名揚天下的張大千、張善孖。張大千當時在榮寶齋當學徒,臨摹石清的畫,因愛一妓女,不容于家,便想去當和尚,還是楊乃光把他攔住,勸他當“大千居士”好了。楊乃光在北大與女同學、地下黨況秀結婚,陳獨秀教授是他們的證婚人。他在學生時期曾任北大地下黨刊物《紅星報》的主編。

    “四·一二”蔣介石背叛革命,他和況秀甩掉校內外國民黨特務的追蹤,同奔蘇區,在半路被沖散,況秀參加了北上抗日長征,卻病故于途中。噩耗是女作家丁玲告訴楊乃光的。之后,他看破紅塵,讀到三年級時,以研究宗教哲學而涉及佛學,自此接觸到佛法。他研究愈深入,讀佛法之博大精微愈為傾心,因而萌生出家之想。乃于民國十六年(1927年),投入普陀山的法雨寺出家,時年二十二歲。翌年受具戒于天童寺,戒師為禪定和尚。圓戒后返回普陀山的法雨寺,潛心研究經典。

    民國二十一年(1932年),負笈武漢,入世界佛學院圖書館研究部,依法舫法師研究經典。世界佛學院,是太虛大師于民國十八年(1929年),自歐美弘化歸來后成立的機構,院址即設于武昌佛學院的舊址內。初由唐大圓居士為籌備主任,是時武昌佛學院一部房舍,為軍方借用,為能全面展開推動,乃命法舫以武昌佛學院原有圖書,成立圖書館,設研究部。初入院研究者,有妙闊、塵空等人。

    后來法舫法師奉太虛大師之召,一度到北京的柏林寺教理院任教,民國廿一年(1932年)回到武昌,在圖書館中恢復了早年的研究部,集中優秀的僧青年從事佛學研究。這些研究員多是閩南、柏林、九華山等各地佛學院的畢業生,或曾在佛學院任過教師的青年法師。如談玄、葦舫、塵空、印順、寂安、清虛、敏智、守志等,只有本光是由普陀山而來的。這些研究員,都是佛門中的精英,后來各弘化一方,為佛門法將。

    本光法師在世界佛學院的研究部研究三年,奉太虛大師之命回到四川,于重慶的北碚的縉云寺的漢藏教理院任知客,講授禪宗。當時,本光法師有一對聯,是太虛大師贈的上聯──“本無一物”,張大千贈的下聯──“光照大千”。民國二十六年(一九三七年),日本侵華戰爭開始。八月中旬,太虛大師到達武漢,為研究員講“新與融貫”,于八月下旬,應重緇素之請,偕法尊法師乘民風輪進入四川。時本光仍在漢藏教理院任教,《太虛大師年譜》記述曰:“三十一日,大師抵渝。王曉西、費孟馀、孔葆滋、定九、嚴定、塵空、本光、雪松、悅西等迎。”

    本光法師在漢藏教理院任教期間,于民國二十九年(1940年),受金陵大學女校長吳貽芳博士之聘,到校講授《比較宗教學》(時以日寇侵華,金陵大學遷校重慶)。民國三十年(1941年)后,受聘為四川佛學院主講兼訓導主任。民國三十四年(1945年),日寇戰敗投降,民國三十五年(1946年)移錫上海靜安寺,充任班首,兼靜安佛學院法明學會主講法師,講《唯識三十頌》和《唯識觀修法》,其時趙樸初也常來聽講。

    1949年,新中國成立,本光于1950年后,以四川人在滬不合規定,被遣返原籍四川,下放農村參加勞動生活。1966年,文化大革命開始后,更是飽受沖擊,屢遭調查批斗,命若懸絲,他以佛家的忍辱波羅密應之,一切逆來順受,渡過艱苦的十年。在十年“浩劫”期間,他仍堅守出家人的本份,獨身、素食,暗中修行不輟。1978年,落實宗教政策,時本光老法師已年逾古稀。他重返寺院,恢復僧裝,駐錫成都的昭覺寺,參學者盈門,老和尚隨緣開示,皈依座下者為數極多。

    1991年9月22日(中秋節)前幾天,本光法師告訴門徒:“八月十五月亮圓,本光和尚去西天!”門徒以為師父在說笑話,屆時果然圓寂,無疾而終,享年86歲,世壽87歲,僧臘65夏,戒臘64。靈骨塔就在成華區昭覺寺內,由趙樸初生前題字。

    本光老法師一生深入經藏,從事佛學研究,他不事攀緣、不做住持、不收弟子,亦不擔任佛教中職位,唯以修行及研究教理是務。

    本光法師著述佛經,出版的有《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講義》、《業感雜起論》等;哲學著述出版的有《禪與易──周易禪觀頓悟指要》等。
云南时时是官网